《常 熟 历 代 画 家 述 略》钱 浚

2007/1/17


    常熟古城幽雅清寂,虞山土肥石瘦、蔚然深秀,尚湖明净清旷、碧波万顷,山水交相辉映,是为画家理想的生活环境。
先贤言子道启东南,从此读书、著述在常熟渐成风尚,饱学鸿儒史载不绝,琴棋书画、诗文词曲更是人才辈出,构成了画家社会文化活动的合适氛围。
    常熟士人尤重收藏,赵琦美“脉望馆”、钱谦益“绛云楼”、毛子晋“汲古阁”、瞿式耜“耕石斋”、张大镛“自怡悦斋”、宗沅瀚“颐情馆”、赵宗建“旧山楼”以及瞿氏“铁琴铜剑楼”等广收天下珍品,也为画家提供了学习和借鉴的机会。
元代画家黄公望居虞山之麓,静观虞山四时之变化,独创浅绛山水,遂成一代宗师,亦对常熟画坛的兴盛产生了极大的影响。
凡此种种大抵是常熟绘事繁剧、画家辈出的主要原因。由是,史志载元、明、清三代常熟画家近千人,成为全国少有的几个画家密集地区之一。且不少画家在绘画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。
    元代黄公望、吴镇、倪瓒、王蒙四大家的产生,是中国古代绘画史上的一个里程碑,而常熟黄公望是最突出的代表,被后人推为“元四家”之首,他的艺术成就是举世公认的。黄公望,字子久,号大痴,生于1269年,卒于1354年。早年曾出入赵孟頫“松雪堂”,并得赵氏指授,山水师法董源、巨然而自成一格。现传世的代表作有《富春山居图卷》、《九峰雪霁图》等。黄公望的画风对后世画坛产生极其深远的影响,可以说,明清两代山水画的各家各派,均或多或少、或直接或间接地从中吸取了有益的营养。就常熟而言,黄公望已开“虞山画派”之先河。据《海虞画苑略》所载,元代常熟尚有谢庭芝、王圭、谢伯成、缪佚等,惜无作品流传,而不得窥其风貌。又据《海虞文征》所载,元代常熟画家陈希雅曾为当时判官秦某作《虞山送别图》,画家陆子善曾画《海虞游泳图》,两图均由元末寓居常熟的著名文人张著作序。据传秦得陈氏之图后,情不自禁赞叹:“吾将朝夕得游是山矣。”画家必以画名,可惜世事沧桑,今两图并为湮没。
   山水画经明初徐贲、王绂、杜琼等画家的承上启下,至明代中叶便形成了以苏州沈周、文征明为代表的“吴门派”。沈周与常熟文人画家有广泛的交往,且特别喜好虞山、尚湖景色,所谓“虞山我邻壤,欲往路非遥”,因而以画会友,往来频繁,由此,“吴门派”对常熟明代画风影响颇深。
    没骨花卉世称清代恽南田为最佳,而早于恽氏的常熟画家孙艾,生卒年不详,字世节,自号西川,画师沈周。故宫博物院所藏《蚕桑图》、《木棉图》为孙艾传世精品。两图均无印款,每图上有沈周和常熟文人画家钱仁夫各一题。其中沈周为《木棉图》题识云:“世节生纸写生,前人亦少为之,甚得舜举天机流动之妙。”方知是防艾之作。该图色调淡雅,清新秀丽,无论枝杆花叶,用笔敷色细致入微,神完气足,生意盎然,不能不使人叹为观止。
花鸟画家周之冕,生卒年不详,字服卿,号少谷,常熟人,后寓吴郡。写意花卉最有神韵,设色鲜雅,并创勾花点叶之格,兼工带写别开生面。馆藏《松梅芝兔图》颇具其画风代表性,大处见气势,细处见精神。王世贞尝论其画云:“胜国以来,写花草者无如吴郡,吴郡自沈启南之后,无如陈道复、陆叔平,然道复妙而不真,叔平真而不妙,之冕似能兼撮二子之长”。周之冕实为晚明花鸟画之高手。
    张维,字叔维,晚明时人,与其兄张季同擅山水,所作《林风涧雪图》,构图简洁,意境清远墨色淡雅,落笔沉着,颇具文、沈气度。
    明末清初山水画家黄向坚,生于1609年,卒于1673年,字端木,因其父孔昭远宦大姚,兵戈阻绝不得归里。向坚不畏艰苦,千里寻亲,经黔、滇间见奇山异水,一一写生以志奇险,名为《万里寻亲》,海内争传。
据画史记载,明代常熟画家颇多,除上述之外,较有影响的还有顾因、朱琪、蒋宥、瞿杲、张hui、钱仁夫、王舜耕、郁勋、吴麟、严讷、赵固、王维烈、张季、张继儒、何适等,在此恕不一一赘述。
常熟画坛至清初出现了空前繁荣的局面,为常熟在中国绘画史上占有一席之地奠定了基础。其中以王 开创“虞山画派”意义尤为深远。
   王翚,生于1632年,卒于1717年,字石谷,号耕烟散人、清晖老人等。早年从同邑画家张珂学画,后拜太仓王鉴、王时敏为师,遍观“拙修堂”所藏前人名迹,画艺大进。康熙三十年进京绘制《康熙南巡图》称旨,并受赐《山水清晖》额,由此名声更著。他的学生众多,后人称为“虞山画派”,成为清代主要画派之一。
    清初画坛,摹古风盛行,王翚也是以摹古入手既而自成一家的。继承传统,借鉴前人成功经验,实是一条必由之路。问题是如何继承,如何借鉴,如何弘扬。馆藏王 四十三岁时所画的《仿古山水图册》,仿宋元十八家山水,其中繁密与简约,灵动与沉着,刚劲与飘逸,富丽浓艳与荒寒空寂,不同之笔法,不同之意境都能恰到好处地表现出来,此图册可谓王 早年之佳作。广采博取师古人,融会贯通求变化,是王石谷艺术成功的主要原因。晚年所画《芳洲图》则是其个人风格的代表作。王石谷曾基于自己的创作经验,倡为“以元人笔墨,运宋人丘壑,泽唐人气韵,乃成大成”之说,此画论从目前看仍有很强生命力。
    王翚众多弟子中,以常熟杨晋、唐俊、蔡远、鱼俊和苏州宋骏业,吴县徐溶、松江顾昉、嘉兴金学坚等最为著名。杨晋,生于1644年,卒于1728年,字子鹤,号西亭。擅画山水,曾与王 同绘《康熙南巡图》,也工人物、花鸟,且造诣颇深,馆藏《四季花卉图卷》可见一斑。唐俊,字石耕,工山水,其所画《溪山归牧图卷》,笔法精微,意境深遂,风格酷似其师。
吴历,生于1632年,卒于1718年,字渔山,号墨井道人,与王 同为“清初六家”。善诗文,曾得钱谦益指授。擅画山水,师法王时敏,并远宗董巨,尤得益于元人。黄公望之雄浑沉厚,吴镇之郁茂深秀,王蒙之苍茫潇洒,吴历兼收并蓄、风格高峻、自成面貌。论者谓“王 以清丽胜,吴历以冷隽胜,功力悉敌”,此评语颇为中肯。
    清初常熟山水画家较为著名的还有黄鼎。黄鼎生于1660年,卒于1730年,字尊古,号旷亭、独往客。工写山水,初师同邑山水画家邱园,既而师法王原祁、王 、一变旧蹊,临摹古人,咄咄逼真,尤长于黄鹤山樵法。黄鼎生平性好游览,足迹遍游名山大川,故所画山水能得其自然体貌,笔墨苍劲秀逸。评者谓:“石谷看尽古今名画,下笔俱有成法,尊古看尽九州山水,下笔俱有生气,并称大家。”
    清代常熟山水画家彭睿和陈道之画名鲜为人知,馆藏其两幅作品,足令世人刮目相看。彭睿,字白如,号云史,善画山水,其《秋庭读书图》写乡村庭园小景,质朴气清,意韵高古,笔法细润清逸。图中茅屋两楹,古木掩映,庭前清溪绕墙,墙内幽篁扶疏,远处烟云飘浮,主人静坐斋中,凝神观望,怡然自足。诚如作者款识所题:“疏雨初残,新凉正足,斜阳在欞,午鸡交唱,井梧时飘,闲庭如洗,四无人声,微风满树,此景绝佳”。此情此景不能不使人为之感慨。陈道,字我□,生卒年不详,能诗善画。其所作《牧牛图》,笔法类南宋牧溪,简淡空灵而超逸。寒露结而水洌,宿雾敛而犹舒,稚童牧牛于朦朦溪岸边,悠闲自得。坡石、嫩柳、水草,涟漪随意挥洒,真是增一笔似太多,减一笔则不足。此图右下方钤白文闲章“但愿不落俗人手”,反映出陈道孤傲不群而颇为自负的心态。陈道作品流传极少,这或许也是原因之一。
    清初常熟画坛不仅以山水画闻名海内,且花鸟画也盛极一时。善画者有侯服、许山、张延年、马眉、马元驭、马荃、顾文渊、余珣、虞沅、杨晋、唐□、蒋廷锡等,其中尤以马元驭、蒋廷锡最为著名。
马元驭,生于1669年,卒于1722年,字扶义,号棲霞,马眉之子。画得家传,擅写生花卉,曾得恽南田亲授,其画气韵超逸,别开生面。馆藏所画《杂画图册》,共十开,写有秋海棠、大白菜、梨花、茄子、犀角杯、茶具、红鳃鲈、灰陶壶等,不同对象都能形象毕肖,各尽其妙。马氏既能精勾细染,亦能够逸笔草草,可谓雅俗共赏。此图册是其乘兴之作,甚称精品。马元驭之女马荃,字江香,亦工花卉,妙得家法,时与常州恽冰并称江南双绝,所作《花鸟图》可见其精工艳丽之风格。
    蒋廷锡,生于1669年,卒于1732年,擅写生花卉,早年与马元驭相互切磋画艺,画风初受马氏影响,后力追沈周、陈淳以及元人笔墨,故而其画在秀润艳丽中更见一派萧疏雅淡之风韵。蒋廷锡进士出身,官至大学士,户部尚书,画以人贵,自然更名重一时。有称其画多为宫中秘玩,很少流入民间。蒋氏弟子众多,其中以常熟画家余省和“杨州八怪”之一的李□最为著名。蒋氏一门擅画者也甚众,如其妹蒋季锡,子蒋溥、蒋洲,女蒋俶以及孙辈等,均能花卉,克承家学。
至清代中期,常熟花鸟画家仍有一定影响。主要有余省、许永等,另如许佑、孙原湘等也有画名。余省,字曾三,号鲁亭,乾隆间供奉内廷,擅画花鸟、虫鱼、兰竹、水仙。虫鱼、翎毛画法参用西法。《萱花竹石图》、《花鸟草虫图册》可代表他的画风。许永,字南交,号在野,善写生花卉,色泽鲜妍,神彩飞动,得徐黄遗意,其小品尤佳。孙原湘,字子潇,一字长真,晚号心青,自署射姑仙人侍者。擅诗文,精画梅,师法王冕,兼工墨兰、水仙。所作《梅花图卷》可见其貌。
乾嘉以后,由于诸多原因,常熟绘画呈衰微趋势。但值得一提的是,作为绘画艺术的外延,也作为对常熟以往盛事的追思,此时期出现了一批论画著作,如鱼翼的《海虞画苑略》、蒋宝龄的《墨林今话》、郏伦逵的《虞山画志》、邵松年的《古缘粹录》等,及至近代庞士龙更辑《常熟书画史汇传》一卷,洋洋洒洒,备述常熟画家之众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系常熟博物馆馆长,研究员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本文原载于《艺苑辍英》1994年第四十七期